注册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2020-10-16 15:09:22 和讯科技  致知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近日,国内长租公寓小鹰找房与城城找房传出疑似爆雷消息,房东与租客站到了矛盾冲突的对立面,而在租客维权的同时,正处于IPO冲刺阶段的三彩家也卷入这场风暴。

  三彩家尽力撇清关系 仍与小鹰找房“藕断丝连”

  10月10日,证券时报报道称,小鹰找房位于深圳的办公场所遭到了集体维权。维权者表示,房东因几个月没收到房租要收房,而租客表示已将房租交给“小鹰找房”。据不完全统计,小鹰找房目前在深圳有2700套房源,此次维权人数已超过800人,涉租金总额已有近亿元。彼时,市场有声音称,小鹰找房或许将“跑路”。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小鹰找房表示,公司出现相关经营不善,但已在积极解决问题。目前已与部分房东、租客达成解约协议,将通过分期付款(6期)的方式支付房东以及租客的租金。不过有不少房东与租客表示,虽然签约了解约书,但钱仍需要分期返还,无法接受处理结果。

  目前,深圳市住建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安局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现场有一位深圳市住建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政府已经成立了平台,专项负责处理此事,并会对该公司提出的解决方案提出指导意见,希望房东和租客填写统计信息并尽快选出代表参与解决方案的讨论。

  天眼查资料显示,小鹰找房隶属于深圳小鹰房屋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法人代表及总经理为赵津妍。小鹰找房由陕西小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疑似实际控制人为高向东。目前,小鹰找房在开封、长沙、福州等地均有分公司。

  而深度挖掘后之下,发现“小鹰找房爆雷”事件背后出现了正处于IPO阶段的三彩家的身影。证券时报报道中提到,多为租客表示,当初是在“三彩家”APP上签约租房的,工作人员也称小鹰找房背后母公司是三彩家,但现在已无法在该APP上查看房屋租赁合同,小鹰找房方面也未有官方说法回应其与三彩家有限公司之间的关系。

  从股权架构来看,小鹰找房与三彩家虽然并不存在直接投融资联系,但呈现出“割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同样,在“三彩系”公司三彩公寓历史对外投资中,出现了陕西小鹰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其监事杨榕同为“三彩系”公司“宝匙财富金融”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宝匙基金”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而据宝匙基金此前公布的年报,该公司的发起人为三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文宁、监事白东燕。此外,该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及法人、陕西小鹰速贷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及法人郝菲曾是三彩家的股东,持股份额20%,仅次于文宁。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另据三彩集团官网2017年9月25日发布的新闻动态显示,三彩集团董事长文宁同样是小鹰金控集团董事长。而工商信息显示,小鹰金控自成立起,小鹰找房总经理赵津妍就担任该公司监事,直到2016年10月卸任。三彩家股东也是该公司创始股东,今年3月才退出。

  “长租短付”模式实为金融玩法 小鹰找房爆雷疑为资本骗局

  分析人士认为,小鹰找房此次爆雷或许与其“高收低租、长租短付”的经营模式有关。

  有房东表示,在以7500元/月的价格将房子租给小鹰找房后,小鹰找房仅以5500元/月的价格租赁给租客,其差价高达2000元。小鹰找房提供了月付、季付形式,主打年付。其中年付有可能享受七五折优惠,远低于市场价,大幅优惠之下,绝大部分租客选择了此种方式。

  另据《凤凰WEEKLY财经》报道,有租客称,由于租客多数都是年付,她所在的一个租客维权群内,租客年付租金多数都有5万-8万元,多则十几万元。就目前情况来看,小鹰找房在“高收低租、长租短付”的高风险模式下或许出现资金链断裂,从而导致租房无法兑付的情况。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值得一提的是,爆雷消息传出后,小鹰找房还在郑州、洛阳、石家庄进行了三起投资。

  此前,外界有观点认为,三彩家或许是小鹰找房的幕后支柱,小鹰找房爆雷也与其不无关系。而小鹰找房的模式其实是一场资本玩法下的“击鼓传花”。在“长收短付”的模式下,操盘者可以凭借着时间差来补充现金流,而这个周期出现兑付危机最早也是在18个月左右。而小鹰找房成立不到一年就出现了爆雷,或许租客缴纳的租金已被转移。爆雷的同时小鹰找房却还在扩张,这或许也侧面印证了问题。

  事实上,三彩家的疑似规避风险的方法不仅在小鹰找房上体现,在招股书中,另一家为三彩家贡献收入超过62%重点客户的城城找房,其历史股东也与三彩家多有交集。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天眼查资料显示,城城找房运营主体为城城不动产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及总经理为张志军,最大股东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三彩家的第二股东郝菲,城城找房历史法人则为三彩家法人代表文宁。此外,城城找房还曾使用过西安三彩青年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三彩家(西安)房屋租赁有限公司、三彩家房屋租赁有限公司等名称,初始股东为陕西三彩公寓管理有限公司。

三彩家“击鼓传花”:文宁花式资本收割 左手“小鹰”右手“城城”

  小鹰找房爆雷的同时,城城找房在西安、南昌、武汉、长春、海南等地同样陷入了欠租危机。其运营模式与爆雷情况均与小鹰找房相似。

  早在今年4月,华夏时报就曾发文质疑三彩家身披城城找房“马甲”进行宣传和业务推进,意欲逃避监管。7月,三彩家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华夏时报》告上法庭,要求删稿,随后法院驳回了其诉求,诉讼以失败告终。

  据三彩家9月初递交的招股书显示,三彩家2018财年营收只有409万美元,净亏损149万美元,次年便创造了1844万美元营收,净利润646万美元,同比暴增532%。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的原因是,公司把重点从租赁市场转向了转向物业网站服务和锁具销售(SaaS业务以及智能锁销售业务),其中,城城找房是其最大客户,收入占比达62.2%。

  招股书中提到,其物业网络服务和锁具销售分别于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初推出,也就是说这两个业务线在2019年的前六个月内并没有收入,三彩家却在下半年实现净利润暴涨532%,这也令人难免产生怀疑。

  综合来看,三彩家正褪去原本的租房业务转型SaaS服务并奔赴资本市。杀桌吹奶,这场“金融游戏”终归有漏洞。在资本世界中,小鹰找房、城城找房或许仅是两枚棋子,千丝万缕的关系下、小鹰找房、城城找房为何爆雷,资金究竟流向何处,想必时间一定会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王荣智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